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 > 隆鼻

服裝企業報喜鳥今年至少虧3億

2019-10-21 15:21:22
受電竹席商務撞擊,傳統服裝企業從前的高毛利難以維持,擴大舉步維艱。困則謀通,一家服裝企業早在2013年便喊出“用因特網”的口號,甚至在2015年收購一批因特網公司,但這些舉動也難擋其功勞的逐段敗退,這家企業便是浙江報喜鳥。 報喜鳥凈利潤的下滑始于2013年,但這些年來公司一直仍能維持贏利,直到今年前三季度,報喜鳥開始由贏利轉為虧損,錄得1億元虧損,在44家上市服裝企業中,其虧損額僅次于美邦衣著。 報喜鳥今年的功勞為何下滑如此危急?回看報喜鳥的投資格程,其在2015年收購虧損的小鬼計算機網絡、仁仁科學技術、小魚金服等因特網公司,這些公司在2016年上半年也并未能扭虧為盈,那末,報喜鳥收購這些公司的用意何在?記者就關聯事故致函致電報喜鳥,但公司并未給出任何分析。 上市以來首次年虧損 報喜鳥總位置于民營企業聚集地——浙江溫州,其董事長吳志澤曾被選為“溫州民營經濟十豐收年度人物”。公司主打品牌報喜鳥主要牽涉西裝、西褲、襯衫等正裝,曾請古天樂行為品牌代言人。除報喜鳥外,公司別的服裝品牌還包括愷米切、東博利尼、巴達薩里、圣捷羅、寶鳥等。 報喜鳥于2001收成立,2007年上市,在上市之初,其股份主要聚集在吳志澤、吳真生、陳章銀、吳文忠、葉慶等自然人手中。9年過去了,今年第三季度,報喜鳥前十大股東仍以個人股東為主,但公司從前的5位倡議人中,只有吳志澤和吳真生還在前十大股東之列。 前十大股東中機關只有兩家,離別是匯金財產管理和中江國際托付,且在今年第三季度,中江國際托付減持報喜鳥0.03%的股份。機關為怎么樣此不熱鬧?看看報喜鳥的財報數量,不難找到解答。 今年前三季度,報喜鳥虧損1億元,而虧損在第四季度仍會連續。公司在三季報中發表,預計2016年全年公司虧損3億元至3.9億元。值得一提的是,雖說報喜鳥自2013年開始凈利潤就連續不斷下滑,但自上市以來今年還是即鎬頭一次全年虧損。 至于虧損的原由,除了旗下各個品牌收入今年接近都在干枯外,還包括:賣出下降引起庫存積壓,被迫加大庫存理解力度,一次性虧損較大;由于人工支出剛性化、加大銷售支持力度且部分品牌投入期進行品牌市場推廣等,引起全體費用額上升。 財報數據表現,今年前三季度,公司賣出費用與管理費用高于去年同期,財務費用甚至同比去年增加33%。但盡管加大力度理解庫存,庫存卻并未見理解多少。今年第三季度,報喜鳥存貨余額為10.8億元,比起2015年年末仍多了近3000萬元。 庫存積壓,衣服賣不出去的報喜鳥只能選擇關閉籌劃不善的商店。記者通過年報對比數據發覺,僅在今年上半年,報喜鳥線下門店就減少了90多家。 虧損、大面積關店引起券商對報喜鳥也不再看好,4月25日,顯赫證券宣布研報給報喜鳥以“增持”評級,隨著報喜鳥此后虧損,顯赫證券在8月份又宣布題為“上半年出現虧損,短期籌劃負擔仍較大”的研報,將對報喜鳥的評級調整為“中性”。 收購虧損企業得不償失 報喜鳥功勞不繁榮并非只在今年,從2013年開始公司的凈利潤便連續不斷下滑。2012年,公司凈利潤高達4.7億元。2013年、2014年、2015年公司凈利潤離別以66%、16%、25%的速度下滑。 報喜鳥董事長吳志澤也感到到了電竹席商務對服裝企業的撞擊。從2013年開始,報喜鳥就高呼“主動用因特網思惟”的口號,但當初的報喜鳥還未往因特網上多邁幾步,只是空洞地提出要“實現整個價值鏈的因特網化”,仍表示主要精力在提高產品質價比上。 報喜鳥真正開始毫無顧忌投資因特網公司是在2015年,這一年,報喜鳥出資5000萬元設立報喜鳥創投,投資了小鬼計算機網絡、仁仁科學技術、小魚金服、吉姆兄弟、樂裁計算機網絡。令人不解的是:以上公司在2015年全都虧損,其中,仁仁科學技術與小魚金服虧損額更是超過1800萬元。 報喜鳥收購的這批科學技術公司今年功勞也沒有太大好轉。今年上半年,小鬼計算機網絡虧損21億元,仁仁科學技術甚至停止運營原有業務,為此,報喜鳥還計提了1695萬元的財產減值打算。 看來,報喜鳥是眼看利潤額不斷減少,又看著電竹席商務整個市場擴大得風生水起,有些心急了。殊不知主業都沒做好,就開拓副業,不僅很難拉動功勞,還會牽累主業。 而在服鞋職業獨立批評人馬崗看來,服裝企業的因特網轉型鮮成功功實例。他對《投資者報》記者表示:“這些上市服裝企業原本的組織架構、管理標志、人材構造、資源構造都是偏傳統企業,和因特網企業有很大不同。假設他們要實現因特網轉型,就要面臨組織架構、管理規程的洗凈,這兩個程序本身就很痛苦。因而真正有所轉變大概需要對照長的程序。” 馬崗認為,報喜鳥投資虧損因特網企業別有用心,主要是為憑借熱點概念來宣傳股價。那末,報喜鳥近年來的股價顯示結果如何? 2009年迄今大部分時候,報喜鳥股價都在5~7元之間起伏。惟一出現過大起大落便是在去年,去年1~7月間,報喜鳥發布過6個對外投資文告(主要投資于以上科學技術公司),股價從年初的4.02元漲到12.39元(當年5月29日收盤價)。但6月中旬后股價狂跌,即使6月30日發布投資吉姆兄弟,也未能擋住股價的下跌。去年9月30日,公司股價又跌到了5.48元。今年以來,其股價第二次處于不溫不火形態——一直猶疑不決在5元支配。 難道服裝企業在電竹席商務的剿滅下,全軍沉沒,沒有一個功勞增加的?解答并非如此,同樣是重財產服裝企業,海瀾之家與森馬衣著今年都實現了主業收入與凈利潤增加。也許,報喜鳥能夠從中學到點什么。
推薦閱讀
圖文聚焦
真人XXXX厕所偷拍野外,美女无遮挡免费隐私网站,激情小说图片,韩国日本三级在线观看